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成果 > 成果展示 > 阅读信息
返回>>

《全宋文》(360册)

发布日期:2014-10-10  来源: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二等奖 上海辞书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2006年出版   作者:四川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编纂 曾枣庄、刘琳主编   浏览次数:1246


     《全宋文》是由四川大学古籍研究所编纂,四川大学教授曾枣庄、刘琳主编,历时20余年完成的规模最大的宋代文章总集。2006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全套出版,共360册,32开精装。《全宋文》汇集了全部现存的宋代单篇散文和韵文,分为辞赋、诏令、奏议、赠序等15个大类,总字数逾1 亿1千多万字,涉及作者9000多位。在全书的18余万篇各种体裁的文章中,不少是首次公开发表,95%的作家在此以前未被编入过专集。因此,在许多方面具有拓荒与填补空白的史料价值。从篇幅来说,接近全部二十四史的三倍,在我国古往今来的所有单部著作中,仅次于《永乐大典》和《古今图书集成》。《全宋文》全面展示了宋代的学术文化成就,它的出版将从总体上改变和提升宋代文史研究的格局和水平。该书的学术价值,早在20年前,其编纂工程启动之初,海内外学者就给予了高度关注。宋史研究专家邓广铭教授说:“出版《全宋文》这件工作非常重要,但又非常艰巨,而意义非常之大。《全宋文》不但同中国文学史有关,同中国历史有关,而且对中国的精神文明建设关系非常巨大。”国家图书馆前馆长任继愈先生说: “《全宋文》很有用处,这么大的书不只为查阅,还为研究,此书对研究大有好处。”中国宋代文学学会会长王水照先生题词说:“新宋学文献渊薮,天水朝词翰宝库。”中国宋史学会会长朱瑞熙先生说:“有史以来,第一部大型宋人文献总集,有很高的文献价值,足资嘉惠后学。”该书出版以后,更获得许多国内外学者的高度称赞。有学者指出:“该书的编纂和出版,是一项规模浩大的基础文献积累工程,是一项功德无量、泽及久远的文化建设事业,是我国近几十年来在古代文化积累和古籍整理方面最重要的成果之一。编纂学者和两家出版社为民族文化积累和中国学术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理所当然地应该得到学者和国人的尊重。”“《全宋文》的学术意义,最重要的是提供了有宋一代的基本原始文献,适应了现代学术发展的需要。传统学人重视诵读、褒贬要求比较狭窄,现代学术更多地关注古人生存发展和社会变动的一切细节,更多地强调利用最原始、直接的文献来研究学术课题。就此层意义上来说,《全宋文》收录的文章,都是宋人就特定事件当时所作的记录,相比于后来编写的史书,具有更直接的价值,是第一手的史料,也可以说是所有学者取之不竭的宝库。”“清代编成《全唐诗》和《全唐文》,带动了近两三百年间唐代文史研究的繁荣。我相信,《全宋文》的出版,将对二十一世纪中国古代文史研究总体水平的提升,对于宋代文史研究开创全新局面,产生无以估量的巨大作用。”(陈尚君:《全宋文》的编纂难度和学术成就,《文汇读书周报》2006年9月18日)在《全宋文》出版座谈会上,陈高华、瞿林东等学者在高度评价《全宋文》编纂整理与出版工作的价值时,均谈到,《全宋文》的出版,对于西夏、辽、金、元文化研究也具有重大意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用“了不起”表达了他的评价。他说,这样说,有四层意思,一,曾枣庄、刘琳先生此生能编出这么一大套书,功劳不在纪晓岚之下;其二,有了这套书,研究宋代的政治、思想、文化、社会,文献基本完备,该书作为百科宝库,其作用不可预估;其三,在当今开放的时代,《全宋文》是中国文化走出国门不可缺少的资源;其四,中华文化延绵5000年,为何宋代孕育了这样辉煌的文化?《全宋文》的编纂整理出版,为我们寻找答案提供了基础,这是对世界文化的贡献(见《中华读书报》 2006-9-9)。

      《全宋文》的完成和出版是学术文化界的一件大事,它将推动宋代历史文化的研究走上一个新的台阶。